草莓小说应用app

安可馨不相信,就走过去,要抢过来叶薇薇手里藏着的东西。

“给我看看!”

“真的没有什么!小圆圆饿了,我去给她冲奶粉!”叶薇薇逃一般地冲上楼,神色一片慌张。

安可馨在楼下仰着头,看了叶薇薇半天,直到叶薇薇的背影消失在她的房间门口。她明明看到叶薇薇藏着东西的,会是什么?

藏着掖着,肯定没好事!

安可馨眼底掠过一抹精光,有机会就偷出来看看。

叶薇薇靠在房间门上,手里紧紧握着录音笔,心脏一阵怦怦乱跳。当时杨舒容落着眼泪求她,她很心疼。

这么多年,杨舒容比自己的母亲对她还要关心的多,帮她洗衣服,放学回来就有热饭吃,还给她准备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,照顾她和顾若熙一样的待遇,一样的细心,就是出去给顾若熙买衣服,也会一起买两件不同颜色,知道她喜欢绿色,从来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选择。

这些年在顾若熙家住着,即便不感激顾若熙,事事都想跟顾若熙拼个高低,对于杨舒容的关爱,她还是很感激的。

她有的时候,是真的很羡慕顾若熙,有那样知冷知热温柔体贴的妈妈,不像她的妈妈,早早就想让她辍学去赚钱,帮着分担家里的生计,帮着父母赡养弟妹。每次打电话,不是让她回家,就是问她要钱,前两年刚上大学,就吵着让她回家,要给她相亲,早早嫁人,拿点彩礼钱。

这么多年来,她都不愿意回家,宁可逢年过节,寄点钱回去,也不回家看到妈妈催着她多赚钱,多点寄钱回家的嘴脸。从来不会关心她在外面过的好不好,累不累,学校里同学之间的关系和不和睦,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问过一句。只有自从她十五六岁开始的,不住要钱,不住要她赚钱。

她真恨不得没有那样的家,可一旦有了钱,还是会寄给家里,还是喜欢听到妈妈收到钱时,说的那一句,“还是薇薇最疼妈妈。”接着就会再来一句,将她喜悦心情击个粉碎的一句话,“下次多寄点,大伯家的表姐,每次都寄几千上万的……”

红衣俊俏美女小紫唯美写真

最后每次挂了电话,她都要伤心难过好一阵子,然后告诉自己,一定要多赚钱,多赚钱,堵住妈妈的口。

低头看着掌心中的录音笔,她好犹豫,到底要不要听里面的内容。

挣扎半晌,最后还是将录音笔放入包里,没有再打录音笔的主意。

……

林歆特地打扮的非常漂亮出现在祁少瑾的公司门口,一直等到祁少瑾中午下班出来,她高高兴兴地迎上去,一身的娇柔妩媚,漂亮迷人。

“少瑾哥!”林歆直接亲昵挽住祁少瑾的胳膊,被祁少瑾冷漠避开。

“怎么又来了。”祁少瑾的声音,冷成冰。

“是打电话对我说,我们交往的!”林歆大眼睛里水雾弥漫,很是我见犹怜,娇唇微嘟,长长地睫毛一颤一颤。

“哦,在酒吧跟人玩大冒险,就给打电话了。”祁少瑾一边说一边往停车场走,完全不理会林歆的受伤。

“玩大冒险?居然是玩大冒险!”她还眼巴巴地特地精心打扮,还找了化妆师给她化妆,华丽丽地出现在祁少瑾面前,兴奋不已地幻想交往第一天的开始,原来他只是玩大冒险!

“少瑾哥!不觉得对我太残忍了吗?”林歆站在他身后,颤着声音控诉。

“哦。”祁少瑾打开车门回头,“抱歉,我忘了会当真,忘了给打电话解释,现在解释,也不晚。”

祁少瑾上了车,像想起来什么似的,趴在车窗上,对杵在哪里,眼泪汪汪的林歆说,“听说参加平面模特选拔了。虽然个子不高,家世好,一定会成功,我也会暗地里帮一把,好好加油,歆歆。”

祁少瑾的车子开了出去,林歆对着他远去的车子,幽愤地大喊,“以后都不要叫我歆歆了!我不喜欢这个名字!”

……

安可馨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,也没心思看杂志报纸。她们都出去了,只有她的自由被限制,而且陆羿辰这两天真的好忙,很晚才回来,很早就走了,几乎看不到人,也不知公司里出了什么大事。若不是因为顾若熙住在这里,只怕陆羿辰连家都懒得回来,直接住在皇城了,然后家里只要她孤零零的一个人,和一群只会唯唯诺诺的佣人。

想到这个,安可馨的火气就又上来了。

他们为什么越来越不关心她?是不是真拿她是宠物,想起来就逗弄抚摸一下,想不起来就丢在一边自娱自乐?

这个时候,安可馨的手机响了。她很高兴地接听,她的手机一向很少有人给她打电话,好不容易响了,正好排解寂寞无聊。

那头却传来苏雅的声音,安可馨脸上的笑容瞬间凋零。

“打电话找我做什么?”安可馨道。

“可馨,听说了吗?塔丽来中国了。”苏雅在那头很惊奇地说道。

“塔丽?说什么?”安可馨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苏雅笑了笑,“其实我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,就是在法国那边有几个朋友,正好有一个朋友的朋友和塔丽是曾经的高中同学,正好有她的联系方式,看到她在聊天工具上刷新了中国风景的照片,还写着,‘来呼吸有的天空,一样的空气’,摆明了是奔着哥哥来的。听说已经来好几天了。”

“告诉我这个做什么?”

“最近联系不上哥哥,就只能给打电话了。哥哥两天后就要举行婚礼了,这件事可千万不要告诉他,若拦住塔丽,阻止他们见面,这场婚礼才能正常进行。应该比我更清楚,塔丽在哥哥心目中的位置,非同一般,那可是初情人。”

安可馨整个人都呆愣在那里,确实她比谁都清楚,塔丽在陆羿辰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,那时候他对塔丽也像对顾若熙这样一样的认真,一样的开心。虽然没有对顾若熙这么温暖,可塔丽于他们兄妹的意义,没人能及。

塔丽不仅仅是陆羿辰的初,更是他们兄妹在艰难时的雪中送炭,陪着他们一起走过了很艰难的岁月。

顾若熙现在只是享受了成功之后的陆羿辰,塔丽却是和陆羿辰一起患难过来,没少跟着陆羿辰吃苦。那份共患难的感情,是谁都不能取代的吧。

“苏雅,会错过能破坏陆羿辰和顾若熙婚礼这么好的机会?”安可馨沉声质问。

苏雅笑得声若黄鹂,很是动听,“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,只希望日后还能是朋友,在生意上互助互利,总不能将关系搞得太僵,所以才有意帮忙。要是不相信,我也爱莫能助了,反正已经告诉了。”

安可馨没了声音,也没了主意,不知道要怎么做。

苏雅告诉了安可馨塔丽现在入住的酒店,挂断电话之后,苏雅的唇边,只剩下深深的笑意。

她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一边小口饮着一边笑,笑得花枝乱颤,眼中泪水满溢。

“爱的,我都会一个一个亲手毁掉,谁让不爱我!不爱我!”她忽然失控大声喊着,一把将酒杯掷了出去,砸在对面的镜子上,酒杯四分五裂,殷红的液体沿着镜子蜿蜒流淌,犹如鲜红的血液,妖冶灼艳,模糊了镜子中苏雅美丽的脸,却犹如淌血一般的惊悚。

安可馨现在不能离开别墅,门口守着很多保镖,都是看着她不许她出门。她急得在房里来回徘徊,陆羿辰和顾若熙的婚礼谁都不能阻止,谁都不能破坏。虽然她心里会有不高兴,会有失宠的酸酸感觉,但也不允许别人来破坏他们家的喜事。

而且顾若熙那么善良,她是最适合陪在陆羿辰身边的那个人。

即便塔丽曾经共患难,可最后背叛了陆羿辰,她没有跟陆羿辰一路坚持到最后。

安可馨上楼跑到叶薇薇的房间,“想我对好一点吗?那就帮我一个忙。”

叶薇薇犹豫了,可面对安可馨总像一位高傲的公主发号施令的口气,她还真不敢不从,她现在住的可是安可馨的家。

楼上传来一声安可馨的叫嚷,随后叶薇薇惶惶急急的从楼上跑下来。

“叶薇薇!给我站住!竟然敢偷我的钻石耳坠!”

叶薇薇一路往外冲,安可馨就在后面追,叶薇薇一直冲到别墅的大门外,安可馨一直等到叶薇薇跑得稍微远一些了,才对守在门口的几个保镖大声下令。

“她偷了我的钻石耳坠,们快把她给我抓回来!”

几个保镖赶紧快步奔向叶薇薇,大门口一时间空了防守。

安可馨趁机冲向车库,开出她那辆红色的法拉利,直接从别墅大门口冲了出去。等保镖们将叶薇薇按倒在地,反应过来的时候,安可馨已经开着车,从他们身边延长而去。

保镖们见上了当,赶紧松开叶薇薇,奔跑着去追安可馨,可跑了上百米,还是没能追上。便赶紧跑回来取车,之后开车继续去追安可馨。